Posts in +短篇 nouvelles
巴黎公寓物語

「就算脫衣服的方式有魅力的女孩子很多,但穿衣服的方式有魅力的女孩子卻不是那麼多。」我喃喃地對自己複述著村上講過的真理,女孩坐在床角略顯吃力地正在把雙腿塞入煙管褲中。

她終於站起了身,穿上米色的小羊皮外套,轉身走過來在我額頭上吻了一下,然後走出房間。不規則的金屬撞擊聲傳來,是在門口那只大碗裡撈鑰匙的每天例行公事,然後是開門和關門聲,高跟鞋逐漸遠去的下樓聲。

Read More
在瑪黑

午後的太陽帶著暖意,從高聳公寓的後方斜斜地、平坦地投射過來,途中被公園中的枯樹切割成幾條金黃色的小溪,灑在嬉鬧著從公園旋轉門奔跑而出的小孩子們身上,影子拖得老長,投射在隆起的馬路上,彷彿是成人在扭動著身體、追逐奔跑著似的。

對街的紙品店似乎結束了漫長的午休,探身在櫥窗中整理擺飾品的年輕女孩,棕色的短髮半掩著耳朵,淡淡的眼影,淺色系的口紅,土黃色和綠色系構成的絲質圍巾不經意地纏在細長的脖子上,一端垂了下來,隨著她身體的移動輕輕拂掃著展示用的平台。她抬起了身子,檢視了一下櫥窗整體,微微點著頭,然後轉身沒入黑暗中。

「所以你覺得怎樣?我是不是做了正確的決定?」

Read More
線性人生與巴黎女孩

「你準備好了嗎?」聞言轉過頭的我,一瞬間被眼前的景象給鎮住了似的,就這樣維持著身體面對著書架,頭卻轉過來看向臥房的方向的姿勢好一陣子。

站在臥房門口的她全身赤裸,剛才還披在肩上的長髮已經盤了起來紮在腦後,略凹陷的鎖骨部位旁有一顆明顯的痣。再往下是一對中等尺寸、有點下垂的乳房,兩側並沒有胸罩的勒痕,乳房左右大小有著肉眼可以辨認出來的差異,但是並不到很顯眼的地步。腹部稍微帶點肉感,雖然看得出來沒有在上健身房,但腰部兩側也沒有贅肉。從腰部兩側收斂往下是濃密的陰毛,並沒有任何整理過的痕跡,好像從一開始在那邊地那樣自然。大腿並不特別的瘦,表面好像有一些組織紋路,可能是小時候練芭蕾舞拉筋留下的痕跡。膝頭的皺折上有一些小小的傷疤,但不是很明顯,沿著形狀普通的小腿肚往下,是形狀普通的雙腳,腳指甲雖然修剪整齊,但並沒有上任何指甲油。

「你好了嗎?」她換回英語又問了一次,我立即應了一聲,脫下外套放在沙發上後,向臥房走去。

Read More
白開水

我拿起水杯要再喝一口水時,聽到應該是房門打開的聲音,然後是輕微的碰撞聲,還有室內拖鞋在木頭地板上移動時所發出的摩擦聲。我並沒有回頭,靜靜地喝下了我那口水,然後把杯子放在桌上的同時,幾乎是配合著杯底輕輕撞擊桌面所產生的沈悶聲響似的,背後也傳來類似的聲音,只是大得多,像是大型的箱子被輕率地丟到木頭地板上的聲音,悶悶地,但又帶點那麼不情願。我轉了頭,看到那只熟悉的皮製大行李箱站立在玄關的鞋櫃旁,勉強繞過餐廳牆面的午後陽光將玄關的一角給照亮著,但箱子本身卻是穩穩當當地待在陰影中,只差沒有發出嘆息聲。

妻子穿著不知道是無印良品還是UNIQLO、反正就是那一類的日系服飾,上半身是有點波西米亞風的米白色,設計有點像披風但卻是單純的上衣,從頭頂套下來那種,我忍不住猜測著裡面應該是跟以往一樣,單純地穿著白色棉質胸罩,沒有襯衣,妻子不喜歡多餘繁複的東西。被套在波西米亞風上衣下面的,是淺灰色的、看起來是彈性布料的貼身七分褲,但不是緊身到會在不巧的時候勒出讓看到的中學生露出詭異微笑的線條的那種程度,就是從大腿處稍微貼合,向下延伸過膝蓋後,適中地裹住小腿肚的那種。從褲管再往下,是在陽光下有點蒼白的裸露著的腳踝,還有指甲塗著淡淡顏色的小巧的腳掌,拖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脫掉並整齊地擺在玄關和木頭地板的交界處,鞋頭朝著室內,很有教養地趴在那邊。

Read More
我是這樣地愛上了那個愛上你(妳)的自己

「我是這樣地愛上了那個愛上你(妳)的自己啊!」戀人捧著自己新打造出來的形象,喜孜孜地左右端詳,輕輕吐出這樣的喟嘆。

如果用一張廣告海報來比喻,那畫面正中間應該是公園裡的一張長椅,長椅的後面是飾以海神波賽頓駕馭馬車的青銅雕像的噴水池,更遠的後面則是由晚秋的枯樹群和深藍色天空所形成的背景;男人和女人安詳地各自坐在椅子的兩端,男人穿著三件式的西裝,代替領帶的是色彩不過份鮮豔的絲質圍巾,女人穿著的是兩件式的窄版套裝,代替三吋半高跟鞋的是設計典雅的快走鞋;兩人的膝上各放著一本書,男人的是《意志與表象的世界》,女人的是《戴洛維夫人》;男人的臉轉向女人,黑色粗框眼鏡下是高挺的鼻梁和欲言又止的嘴唇,女人的臉微微別向外側,避免與男人視線相交,但粉紅色的嘴唇止不住漾起的笑意。

Read More
如果一個人抓到穿過麥田的人

暖風拂過金黃色的大麥田,從緊閉的車窗看出去,麥浪無聲地起落、蔓延、擴散、消逝。他將車窗搖了下來,溫柔的沙沙聲響立刻湧入車內,一陣一陣,將他輕輕擁住。

他打了方向燈,轉進了深淺不一地鑿刻著兩道車輪痕跡的黃土路,低低揚起的塵霧讓他進一步降低車速,身體隨著高低起伏的路況上下跳動著。不一會兒,路的盡頭出現了幾棵他再熟悉不過的榕樹,隨空氣飄過來的,似乎還有笑聲和單聲道調幅收音機特有的雜音。

Read More
蕃茄系義大利麵

注意到煮麵條用的雙層鍋裡已經在咕嚕作響,他嚐了一下醬汁的濃度,然後從標示著「n. 5」的長筒裡倒出麵條,用手大略抓了兩人份的量,設定好計時器後,將麵條丟入煮麵鍋子中,蓋上鍋蓋。接著他打開冰箱,拿出之前洗好瀝乾的生菜(今天的芝麻菜特別新鮮),在量杯中倒入了兩份冷榨橄欖油、一份陳年紅酒醋,加了點海鹽,然後放一小匙第戎芥末醬,全部倒入一個有蓋的小玻璃瓶中充分搖晃,用舌頭確認味道過後,仔細而適度地淋在生菜上。

一旁的計時器開始鳴響,他迅速將內鍋提起,瀝乾水分,然後將麵條翻倒在醬汁鍋中,用長筷迅速攪拌約半分鐘,然後將事先放入烤箱中保溫的餐盤取出,用夾子將鍋中充分吸飽醬汁、硬度適中彈牙的蕃茄風義大利麵夾起堆至白色餐盤中,收尾時略為旋轉了一下,讓麵條呈現漂亮的螺旋形,然後順手從廚房窗戶邊的盆栽上摘了兩片羅勒葉,稍微沖洗後裝飾在麵的正中央,然後依次將盤子端到餐桌上擺好。

Read More
絕.對.清.醒

「有件事情要先跟你聲明,在我高潮之後所有的柔情都會是假的,都是出於禮貌和體貼而裝出來的。」

我停下手邊進行到一半的愛撫動作,像是做出全壘打預告一樣似的說出這段話。像是從慵懶的午覺中被不速之客吵醒似的,她掙扎著睜開迷濛的雙眼,盡力看著我,眼神中透露著疑問夾雜著些許錯愕。現下的她似乎並沒辦法立刻從過去與其他男人的經驗中,找尋出與可以與我這段唐突的話相對照參考者。於是她有點慌了手腳,就像滿心以為即將與愛著自己的老富翁共結連理時,突然接到對方律師送來給自己過目的婚前協議書。

Read More
一個經濟學的愛情故事

「我說啊,這些經濟學家根本不懂經濟,他們提出越多理論,作出越多建議,我們的經濟就越糟糕,我真不曉得我們幹麻要付他們薪水來搞砸我們的生活。」

哦?難得聽到妳對經濟議題有興趣耶,請問你是從哪些數據斷定經濟越來越糟?

Read More
請以分手為前提跟我交往

心思較為敏銳,處世經驗豐富的成年人一定都有過類似經驗,面對一個無法歸類的人類行為,心情複雜得已經不足已用啼笑皆非來形容了。女人現在就處於這條火線上:一方面時想緊緊擁住男孩,另一方面又想狠狠賞他一巴掌,壞就壞在這兩件事很難同時執行,而只執行其中一種或前後執行兩種,都會落入無法適切表達自己當下複雜情緒的困境,進而可能會造成對方不必要的誤會。

因此她轉頭就走。

Read More
如廁的存在主義觀點

先假設意識在那段時間中還是存在的,那些意識肯定是在三小時部門會議過程所累積的便意驅動延腦鬆弛肛門擴約肌的時候產生,並迅速在大腦作用,爾後消失在某個地方。基於某個他正在探索的原因,這些意識並沒能進入記憶區,似乎也沒有在快取記憶區逗留,而是不著痕跡的消失了。

要捕捉這個稍縱即逝的意識以現在的科技看似不可能,但是根據熱力學,所有的能量最終都會轉化成亂度較高的熱,因此有那麼一點機會,這些由電流組成的意識在消失的過程中,讓大腦的部分區塊溫度上升了幾千分之一度也說不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