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經濟學的愛情故事

「我說啊,這些經濟學家根本不懂經濟,他們提出越多理論,作出越多建議,我們的經濟就越糟糕,我真不曉得我們幹麻要付他們薪水來搞砸我們的生活。」

哦?難得聽到妳對經濟議題有興趣耶,請問你是從哪些數據斷定經濟越來越糟?

「拜託,我已經三年沒調薪了!哪需要什麼數據啊!而且不只我,我大部分的同事也都沒調薪,公司這幾年股價也都沒什麼漲,這不是經濟差是什麼?」

可是妳沒調薪不代表你的購買力下降啊!這幾年大家都在談通貨緊縮,意思就是物價多在下跌,從實質購買力來看,其實妳的實質所得是提高的!

「誰說物價下跌來著!油價跟房價不是一直漲嗎?你們這些科技新貴都不曉得我們這些白領階級生活有多痛苦!」

喂喂喂,不要搞階級鬥爭啊!我們現在是就事論事,而且妳又沒車,房價就算沒漲妳橫豎也買不起房子,油價和房價的上漲技術上來說並沒有對妳的生活造成任何影響吧?

「如果房價沒有漲,我搞不好就會貸款買房子啦!怎麼會沒有對我的生活造成任何影響?反正付房租和付貸款差不多,現在利率又低,一些比我資深的同事這幾年都趁機會買了房子,超羨慕的。」

等等,妳說利率低,妳知道是多少嗎?

「我是不知道啦,但是我同事都說很低啊!報紙也有寫啊!」

利率又不是永遠這麼低。以受薪階級來說,貸款長度都在十五年到二十年之間,大概會有兩三次的利率週期,在低利率的時間進場貸款,不見得就有賺到,而且往往要承受更高的房價。更何況這一波低利大致已經結束,未來可見的幾年利率都是走揚的,到時候貸款人的壓力只會更大喔。

「唉唷,利息再高也不就幾個百分比,高不到哪裡啦!」

妳是開玩笑的吧?以現在的低利率基準,如果月繳八千塊,利率只要漲幾個百分點,月繳可能就變一萬二到一萬五,怎麼會高不到哪裡去?

「可是我薪水也有可能上漲啊!到時候我就可以負擔更高的利息啦!」

妳剛剛不是說妳已經三年沒調薪了?

「唉唷,反正一定有辦法解決的啦!我同事說,如果嫌利息太高,就先還本金就可以降低負擔啦!」

銀行又不是白痴,真的給妳貸款就不會讓妳太早還本金,又不是在做慈善事業。

「欸,你很奇怪欸,為什麼老是要數落我?」

我不是在數落妳,只是既然妳說經濟學家都沒路用,想了解一下妳的看法而已。

「我最討厭你們這些理工科的就是這樣,一副自己很懂的樣子!」

喂喂喂,罵經濟學家沒用的人可不是我喔……

「可是他們真的很沒用啊!把經濟搞這麼糟!」

怎麼又兜回來了,不是都說不出經濟哪裡糟了嗎?

「反正就是糟啦!比起他們整天搬弄的那些數據,我們小老百姓的感受比那些數據要準得多了,整天乘坐黑頭轎車出入豪宅府邸,我們這些小老百姓都只能擠捷運,這些不了解民間疾苦的人怎麼有可能了解經濟?」

那我請教妳一個問題,妳覺得坐捷運快還是開車快?

「當然是坐捷運啦!路上那麼塞!」

那妳抱怨什麼?如果連妳都開得起黑頭轎車上街,整個台北市大概會成為一個超大停車場吧!交通的目的本來就是要把人送到目的地,如果大家都塞在路上,就算開的是法拉利,妳還是會怪東怪西的吧?

「欸,你很奇怪欸,經濟不好人家心情已經超不爽了,你還在那邊講東說西的,很機車ㄝ!」

好好好,對不起,是我多嘴,我本來以為難得這個好機會,可以聊聊八卦以外的東西嘛。

「講得好像我都只會聊八卦一樣!我才沒像你那麼膚淺,最少我常常出國旅行,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哪像你整天待在家裡看書。」

(呃,不是經濟不好嗎?怎麼妳還能常常出國旅行?)

我嚥下到了嘴邊的這句話,一方面是覺得這樣下去沒完沒了,另一方面,她那因為換坐姿而露出的雪白大腿讓我反射性地吞了吞口水。

注意到我的目光,她放下了手上的柯夢波丹,將雙腳側放在長沙發上,慵懶地凝視著我。

我將領帶鬆開,慢慢向沙發移動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