墜入情網

自從斯萬墜入情網,他感到事物是有魅力的,正如他年輕時自以為是藝術家時那樣;然而不再是同樣的魅力,現在的魅力只有奧黛特才能賦予各種事務。青年時期的靈感被後來的放蕩生活給驅散,現在他覺得又在他身上重新萌發,不過這些靈感都有特定的生活的反映和印記;現在當他獨自一人在家跟復原中的心靈共同度過漫長的時刻時,他感到一種神妙的樂趣,他又逐漸恢復為他自己,不過是處於另外一種地位了。

在斯萬家那邊 p.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