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甚至在巴黎,在最醜陋的地區,我記得有一扇窗戶,從那裡望出去,是一幅由好幾條街道的凌亂的屋頂組成的畫面,你可以在前景、中景、甚至遠景的某個層次看到一座紫色鐘樓的圓頂,有時候它發紅,也有時,茫茫霧靄從灰濛濛中離析出黑影,洗印出最精美的「照片」,使它成為高雅的黑色,這就是聖奧古斯丁教堂的鐘頭,它使巴黎的這一景象,具有皮蘭內西筆下的某些羅馬風光的特徵。

在斯萬家那邊  p.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