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樓

因為,天氣那樣晴朗,環境又那樣清幽,當鐘聲響起來的時候,彷彿它不僅沒有打斷白天的平靜,反而更減輕白日的煩擾,鐘樓就像沒有其他事情可幹的閒人,只管既優閒又精細地每到一定的時刻分秒不差地前來擠壓飽和的寂靜,把炎熱緩慢地、自然地積累在寂靜之中的金色液汁,一點一滴地擠出來。

在斯萬家那邊  p.181